香蕉网址

   .

   话音落,整个世界,刹那狂暴起来。不止是斩向林昊的两道天意剑光,这一刻,无尽远处的碧蓝色高天,忽然间像是掉落了下来,轰然朝着林昊碾落。而地面,则也像是犹如地底之下有什么怒龙在翻腾,整个地面都赫然见膨胀而起,或者说,这片已然被林昊的道法所吸走了所有灵气,而几乎完干涸成黑土的沼泽,突然间从地下升腾出来一座巨山,一座真正的,比林昊的

   吞山神诀还更要庞大恐怖的巨山!

   天落,地升,末世也不过如此。

   但此刻,这一切,却部都是为了碾死处于天地之间的林昊!“小玲儿,给我退!”这一刻,林昊却来不及立刻祭出术法抵抗天道大术,而是转身之间,与虚空中幻化出一只大手,猛地朝正藏在生灵神树树冠上的朱玲儿抓过去,想要

   将朱玲儿扔出这天地大变的中心区域,以免将她波及!

   之前虽然说了不会再管这女人的生死,但终究,还是在这关键时候,忍不住去救她!

   “林昊大哥,小心!”朱玲儿也不是傻瓜,自然知道此刻危急,可再怎么危急,又怎有林昊危急?

   那两道天意之剑,已然刺到了林昊的背后了啊!

   不过旋即,朱玲儿就是愣了一下,因为她发现,林昊留在原地的身影,已然只是一道幻影,至于他本人,则是已经向外躲去。

   只是,在这仙藏古界之中,再怎么躲,又能躲到哪里去? 而几乎如同她预料的一般,林昊哪怕躲开了那轰然隆起的巨山,下一刻,林昊几乎刚刚停住身形,便又是一座巨山,更快的自地底轰然隆起,已然还是天落地升,生生将

   他碾挤在中间!而且还不止于此,此刻那天道乃是力出手,除了天落与地升,天地之间无论风雷水火,无论雨雪云泥,甚至是空间时间,都刹那以林昊为中心,疯狂运转。整个天地,

   咖啡馆里的杏眼妹子文静优美

   仿佛变成了一座大磨,天地为磨盘,风火雷电等各种天地中间之物为推手,而林昊,则是被扔进了这大磨中心要被研磨之物!

   嘎嘎吱吱——

   天地,转动了起来!

   而林昊的身影,也刹那消失在了那磨盘的中心!“林昊大哥!!”朱玲儿惊叫,急忙以身下生灵神树之力,弹开了林昊所幻化出来,要将她从此地扔出去的那只幻影大手,转而催动腾灵木杖,立刻朝着那天地大磨的中心

   处,轰击过去一道浓郁的几乎无法化开的生机之力。

   这时候,她甚至想要驱动脚下的腾蛇,亲自前往那天地大磨中心处,将林昊给救出来。

   可就算她去了又能如何?无论是她还是腾蛇,都绝无可能抵御住那天地所形成的大磨!

   她们两个别说过去,便仅仅是靠近一点,恐怕就会被吸入其中,生生磨成齑粉!

   天道,哪里是那么容易斩杀的?

   哪怕是这残破世界的天道,那也是天道!

   那是可以掌御此界所有东西,乃至能量的存在!

   此界,一切都逃不过它的掌控,包括林昊!“不好!”天澜古城之中,正闭目静坐,远观林昊斩天的澜圣国君,猛地从地上站起来,略带惊恐的望向林昊斩天之地,“大意了!这小子,怎可如此大意,那天,能是他一

   道法诀就能够斩落的吗?”“老夫,老夫要不要出手,帮他一把??”澜圣国君一抬手,一枚通体洁白,光是拿出来就立刻散发出一股恐怖能量的珍珠出现在他手中,此珠,乃是他的本命法器,亦是

   最强法器! 澜圣国君的声音都带上了颤抖,因为他知道这是赌博,万一林昊败了,那他定然会受到此界天道更严厉的惩罚,到时别说出去,恐怕就算是他这般的修为,也会被硬生生

   的震死在这里!但也就在他双目都隐隐赤红,整个人都出现了一丝赌徒之意的时候,忽然,一尊庞大无比的身躯出现在他牢笼旁,赫然是守护此地关卡的虎尊,出现在这里,一双虎眸幽

   幽的看着他。

   “若你此刻出手助他,那天道,还能说是他一人所斩的么?”

   “而若他无法凭一己之力斩落天道,那他自然也不配成为我试炼荒土新的天!”“老国君,吾劝你想清楚!”虎尊轻哼了一声,在牢笼旁边趴了下来,转而又道,“或者说,你愿意看到这个跟你女儿产生了因果之人,是一个处处需要人帮助,无法独自闯

   过危机之人么?那他以后的路,你可能放心?” 洁白的珍珠瞬息消失,澜圣国君的脸色重新坚定下来,朝着虎尊点了一下头,而后目光又扫向此界内,所有沉睡着强者的地方。如果说他之前是蠢蠢欲动,想要拉上此界

   的所有强者共同出手,助林昊一臂之力,那现在,就是监视这些人,警告这些人不许出手!

   只是尽管如此,他的心中也仍是有着巨大的担心。

   若那天道那么容易就能斩杀,沉眠于此地的那些老怪物们,怎么可能不出手斩杀了它?

   只要斩落了此界的天道,便能够成为这一纪元星空天极宗的新一代仙祖!!

   “小子,一定不能输啊!”

   澜圣国君殷切望向林昊斩天之地。

   而此刻在那沼泽的上方,不,此地已经没有什么沼泽了,一片巨大无比,绵延了不知几万里的巍峨巨山,取代了那沼泽,山顶冲霄,几乎与天相接。而天,也落了下来,原本苍茫缥缈,仿佛根本不存在的苍天,此刻赫然抬头便能看个清清楚楚,那像是一面镜子,沉重的压在所有人的心头,仿佛随时都能够彻底的盖落

   而下,碾死所有的生灵!

   “那,就是天吗?”

   山脉外围,腾灵部族一系的人部都站在这里,恐惧的望着头顶之上,那天,此刻距离他们恐怕不到万里,只需要飞上去,便能触摸到那所谓的天!

   这等虚无缥缈一般的存在,此刻,赫然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更是带着汹汹之势盖压而下,仿佛要与大地合拢,压死地面上所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