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香蕉视频丝瓜app下载ai

   ..co,最快更新四重分裂最新章节!

   著名的大航海家杰克·巴博萨有一句名言,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还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尽管羽莺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但她当时还是在冥冥中遵循了巴博萨船长的遗志,把心中的悔恨甩到了一边,擦干泪,啥也不问,嗷嗷叫着挥舞着匕首向那些亡灵生物杀了过去。

   有句古话说的好,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起落落落落......

   古人诚不欺我!

   羽莺双目赤红地攥紧自己的匕首,在喋血狂暴的加持下悍然杀进怪堆中,起手就是个瞬影留痕!

   们可能不知道一开始就用大招往小怪脸上碾是什么概念,我们一般只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人:变态!

   羽莺特想说一句话,当年夏莲她能在米莎郡用一把十字架砸扁上千只突变者,我羽莺用瞬影留痕砍死二十只,不是问题!

   残影晃一手,这个鬼不能砍,这个鬼不用砍,它死定了!

   反手放一个瞬闪人,闷声发大财,亡灵犬卡位?但是不用怕,它的牙咬不到我!

   落英配影秒开留,双杀!很强的COMBO,如果还能接一个痕,这套连招将绝杀!可惜没触发!

   单走个背刺,傻辶!把暗影球放偏了,先走招锁喉绞它!

   软萌妹子温婉清纯图片

   女妖快点,女妖,女妖尖啸不放了吗?女妖,快点啊女妖!别磨磨蹭蹭的!

   影刃旋加血蚀,放错了!应该走位的,给女妖倒杯茶好吧,老娘给倒一杯卡布奇诺!

   给女妖倒一杯卡布奇诺,开始的AOE,队友误伤,漂亮!

   三发尖啸打的中我?能打中我?!

   要能用三发尖啸把我给吼到,我当场!就特么的下线删号!

   羽莺在充斥着亡灵生物的走廊中杀进杀出,将墨檀之前科普给自己的诸多怪物弱点融会贯通,越打越顺手,越打越开心,再加上身上激活着曙光女神的赐福,竟然在短短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就干掉了近四十只怪物,使自己的狂战士职业直接升到了12级,影舞者职业也获得了大概3%的经验值!

   然后她就残了......

   因为始终激活着喋血狂暴的原因,该技能的熟练度涨得可谓是飞快,在攻守方面的转换比例也是越来越高,以至于她每次躲闪或格挡不及时都会掉一大截的血,这么一来二去地折腾了七八分钟,人就残了。

   然后羽莺再次陷入了绝望,内置冷却时间刚好结束的暗影赐福再次自动激活,角色再次脱离战斗。

   一回生二回熟,发现自己又一次逃出生天的羽莺完美地驾驭着情绪,一边蹑手蹑脚地往墙根蹭一边回忆着自己与那个檀莫间的点点滴滴,心情当时就糟透了。

   然后就是灌药、吃食物、恢复状态、试图下线......

   再然后就是发光,挨打,被拖进战,七进七出......

   再再然后就是被打残、思考,绝望,脱战......

   周而复始了大半宿,这姑娘竟然硬生生地把失去了塞巴塔后无法继续再生的一走廊怪给硬生生地杀光了!

   这绝对堪称一番壮举,且不说别的,光是连续单挑大量怪物超过四小时这件事,在整个无罪之界中都算得上是凤毛麟角了。

   要知道无罪之界可不是那种系统隔几分钟就刷点小怪兽供玩家蹂躏的主流游戏,就算确实有几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玩家,也很难找到这种非但小怪兽管够,还怎么杀都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练级地点。

   正所谓福兮祸兮,福祸相依,尽管羽莺昨晚经历了一番有违人道的折磨,但她的收获却是一点儿都不小,无论是职业等级、武器专精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所以综上所述,在抛开心理阴影以及精神创伤的情况下,羽莺之前那半宿顶她平常练半个月的痛苦经历其实非常划算。

   当然这只是从客观角度来说......

   至于羽莺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在这里就先不深究了。

   总而言之,在羽莺通过堪称作弊的手段破解了静语庄园1.5层的回廊后,她很顺利地登上了二楼。

   值得一提的是,这姑娘并不是主动想要继续攻略这个任务的,在她看来,清完所有怪后直接下线,等第二天檀莫回来了之后再继续开荒才是王道。

   只可惜在最后一个怪物倒下之后,彻底失去了力量支撑的1.5层直接就消失了,而被强制遣返回上层空间的羽莺则随机出现在了二楼某处,开始了她的新一轮噩梦。

   是的,噩梦!

   跟氛围基本等同于欧美惊悚片的1.5层不同,静语庄园的二楼完就是另外一个画风,虽然没有那些砍不完的怪,却和那些十分经典的亚洲恐怖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谓是既诡异又怪诞,到处都插着吓人的Flag!

   一出现就碰到的无头屠夫、嘴角挂着阴森笑容的陶瓷娃娃、大量被掏空胸腔的人形标本、如影随形的血脚印、不断发出怪叫声的诡异画像、镜子里仿佛已经死去多年的自己、被染成一片猩红的系统面板、窗外那每分每秒都在迫近的黑暗、耳边挥之不去的呢喃、被吊在台灯上的檀莫......

   除了最后一个灵异现象让羽莺冒着生命危险好好欣赏了足足两分钟之外,其它种种都让这姑娘害怕到快要疯掉了,如果不是她手中的那个提灯可以免疫恐惧所带来的大量负面效果,羽莺很可能在踏入二楼的十分钟内变成一个死人了。

   她像一只没头苍蝇般到处乱窜,拼命在偌大的二楼奔逃着,并在试图远离那些不断迫近的危险时触发了更多危险,如果不是羽莺这姑娘的直觉一向很灵,并没有触发那些为数不多的即死Flag,再加上她的保命技能较多且进入二楼时的状态比较饱满,肯定早就死球子了。

   最后,在游戏时间AM06:37分时,她总算暂时摆脱了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在一间虽然脏乱到不行但至少还算安的储物间里藏了起来,跟语宸求了会儿安慰后就哭唧唧地下线了。

   经过了一天的暴饮暴......咳,舒缓心情,重新收拾好心态的羽莺再次振作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卡着开服的瞬间上线了!

   她要让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傻辶檀莫明白,现在的羽莺已经不是12小时前的羽莺了!

   那么,让我们把时间重新拨到现在,即游戏时间AM09:31分的静语庄园2F储藏室——

   “呜呜呜呜!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我不做任务啦!我不要奖励啦!放我出去吧,谁都可以,行行好放我出去吧!佛祖啊!真主啊!圣母玛利亚啊!观音菩萨、释迦摩尼、佛利萨大王救命啊啊啊!”

   少女蜷缩在角落中大声哭嚎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煞是可怜。

   两个多小时的等待早已把她之前那番雄心壮志消磨殆尽,那个始终不见人影不回消息的混蛋似乎一点儿都没考虑过自己,直到现在都特喵的没个音讯!

   “唉,往好的方面想想,或许他并不是把我忘了......”

   哭累了的羽莺吸了吸鼻涕,嗓音沙哑地低声宽慰着自己:“可能只是不小心被车撞进医院或者被女朋友甩了之类的呢?”

   说到这里,少女忽然愣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地攥起了拳头,愤愤道:“不对!老娘都还是单身,那种人渣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肯定是闯红灯的时候被撞医院里去了吧!”

   哐!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羽莺话音刚落的瞬间,距离她不到半米的木门就被什么玩意儿从外面狠狠地撞了一下,震下了大量灰尘。

   “呜!”

   羽莺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硬生生地把那声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尖叫给憋了回去,一双惊惧交加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扇木门,不断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的咒语,大脑一片空白。

   哐!!!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咫尺之处炸开,显然门外那个天知道什么玩意儿并没有离开,而是铁了心的要把这扇门给撞开。

   羽莺绝望了......

   通过刚才那两声巨震,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门外那个存在正是自己昨晚初入二层后见到的那个无头屠夫,毕竟除了那东西之外,羽莺还没见过攻击声势如此浩大而且还不会拧把手开门的怪物。

   那是个似乎被系统设定成‘无法被击败’的亡灵生物,在最初的试探中,接连使用了三个高威力刺杀技能的羽莺甚至无法给对方造成任何外伤,而不小心被那把大菜刀碰到了一下的她却瞬间掉了整整40%生命值,直接就把小姑娘给吓破胆了。

   尽管当时凭借着速度优势逃走了,但此时此刻被堵在这个小储物间中的她却根本无从发挥,只要被破门就是一个死!

   下线!

   羽莺一咬牙一跺脚,打开了系统菜单。

   立刻下线!这是唯一的活路!

   然后就在她准备进行操作的瞬间,伴随着第三声震耳欲聋‘哐’,面前的木门破了个大洞,一张滑稽的鬼脸探了出来:“RUAAAAAA!!!”

   “啊啊啊啊啊!!”

   少女在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中下线了。

   “蛤?”

   墨檀看着面前那缓缓消散的白光,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皱眉道:“这女人疯了?”

   ......

   五分钟后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那张鬼脸是墨檀的羽莺战战兢兢地上了线,并在证实了自己却是没看错后瞬间心神失守,热泪盈眶地冲上去抱住了那个表情慵懒的贱人,嘤道:“个混蛋!知道不知道我都快被吓......啊!”

   一道凭空出现的雷光闪过,羽莺整个人顿时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在了储物间的一角,虽然一滴血都没掉,但身上却没一个地方不疼的。

   同一时间,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在羽莺耳边响起......

   您疑似无端对异性玩家:檀莫(混乱中立)进行亲密接触,当事人选择了惩戒且不举报的处理方式,作为惩罚,您的属性将在接下来的24小时游戏时间内降低25%,职业经验值、武器专精熟练度、技能熟练度获取速度减半,请引以为戒,谨记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正视网络并非不法之地这一事实,祝您生活愉快。

   ?!?!?!

   羽莺当时就方那儿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哆哆嗦嗦地抬头看向墨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刚才那一下雷击给电的。

   “男女授受不亲~”

   墨檀咧嘴一笑,冲羽莺抛了个媚眼:“想要抱抱我是没意见啦,不过好歹在扑过来之前把鼻涕擦一擦啊,很恶心的。”

   “......”

   “唉,其实我也不是不理解的心情。”

   墨檀慢条斯理地把手中那柄原本属于那个无头屠夫的破城锤放到地上,抱着胳膊倚在门框边冲羽莺笑道:“但我毕竟还是个有原则的人,所以......要不先把鼻涕擦干净,然后出门右拐去盥洗室洗个澡,再换件布料比较少的装备再来抱抱?”

   “抱妈个头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少女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瞬影留痕含恨出手!

   噗嗤!!

   血花飞溅,被染红了脸颊的少女愣愣地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手中那两把匕首竟是齐齐没入了墨檀的后背!

   瞬打中了?!

   而且看这出血量,貌似还打出暴击了?!

   羽莺下意识地抽出了匕首,瞪大眼睛惊呼道:“怎么不躲啊!不是很厉害吗?”

   “呜咳,一口气干掉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血量啊。”

   墨檀面色稍显苍白地转身看着羽莺,连止血处理都没做,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嗯,我不躲的原因主要有三点,首先,我对昨天把一个人丢在这里心怀愧疚,虽然当时是真有事,但还是让担惊受怕了,对不起。”

   “......”

   “其次,这层已经被我清理的差不多了,所以不存在什么危险,只要不死的话,稍微掉点血也没问题,毕竟确实应该发泄一下。”

   “什......”

   “第三,我昨天其实十分钟就办完事儿了,之后是故意没上线的,气不气?”

   “我特么......”

   “我错了!”

   “唉......”

   “下次还敢~”

   “@#¥%!!!”